京東入股跨越?或許有戲!
業務專線:13775215656
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詳細內容 新聞中心

京東入股跨越?或許有戲!

      來源:常州貨運公司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5-27

2007年,為了減少貨物搬運次數,提升用戶體驗,劉強東堅持自建物流體系,為京東贏得了口碑。

在同一時期,有一個人同樣為了提升客戶體驗,創建自己的快遞公司跨越速運,率先在行業內做出“限時達”承諾。

如今這兩家公司傳出“緋聞”,據快遞觀察家報道,京東或入股跨越。

此消息暫未得到官方確認,在阿里集齊“三通一達”,韻達入股德邦的背景下,快遞業重組潮或許將至,把握先機尤為重要。

創立跨越

2007年,電商爆發,催生了民營快遞的野蠻生長,在激烈的競爭下,行業發展較為混亂,快遞延時時有發生,客戶苦不堪言。

為了提升用戶體驗,胡海建從順豐離職,成立了跨越速運,勇于做出時效承諾,成為行業第一家做“限時達”的快遞公司。

公司成立的第二年,遭遇全球金融危機,許多企業開始裁員,但胡海建“逆勢而上”,加大投入、擴充人員、車輛等設備,與航空公司加強合作,將跨越速運定位為以高端航空件為主的快運公司。

他能果斷地做出異于常人的選擇,或許與他在順豐的經歷有關。胡海建作為順豐的老員工應該知道,2003年非典的時候,航空公司生意蕭條,王衛也是“逆勢”跟航空公司簽約,使用全貨運專機,一舉拿下了民營速遞企業第一的寶座。

胡海建有著王衛的精明,他在全國有機場的地方都設立了跨越速運網點。他的選擇很快得到了驗證,2009年,國家出臺大量政策刺激經濟,快遞物流行業迎來一波發展高峰,跨越速運依賴所建立的全國網絡,運量爆發式增長。

當時,跨越推出的當天達、次日達、隔日達等時效產品受到市場追捧,也形成了自己的行業壁壘,一路高速發展。

2015年,跨越速運簽下功夫明星吳京作為代言人。當全國各地的高速公路上奔馳著貼有吳京形象的貨車時,這家以“跨省8小時,當天送達”為口號的快運企業進入大眾視野。

悶聲發展

不過,此時可能依然有很多人會表示,完全沒有聽說過這家快遞。不能說你孤陋寡聞,跨越在行業中知名度較低還是有一些原因的。

首先,與公司請吳京代言的高調相比,創始人胡海建及其低調,低調到外界以為他隱退了,因為在胡潤研究院發布的榜單中,跨越掌門人不是他。

其次,跟公司戰略定位有關,公司主營限時件,較普通快遞價格略高,主要針對高端客戶,純直營的方式決定了它是一家“小而美”的企業,受眾有限。

再次,跨越覆蓋的范圍有限,從跨越取得的全國快遞經營許可上可以看到,其業務范圍覆蓋中東部地區主要城市。這是因為,東部沿海城市經濟發展迅速,企業扎堆,而跨越的用戶也只要是企業級別的。

跨越跟京東物流同時起步,十余年之后,它跟京東物流的體量完全不在一個級別,面對競爭日趨激烈的快遞市場,絕不能坐以待斃。

德邦主動吸收韻達資本,阿里收服“三通一達”,京東推出眾郵快遞,入股新寧物流,這一切都指向——快遞業或許要變天了,改革成為唯一的出路。

跨越采取的是直營模式,非常燒錢,所以跟曾經的京東一樣,一直處于虧損狀態,資金的壓力也是顯而易見的。

一旦跨越有了擁抱資本的想法,那他會選擇誰?

選擇京東

阿里財大氣粗,但它已經有“三通一達”,談判應該處于劣勢,何況被阿里并購的企業創始人都擺脫不了成為其員工的宿命。這也間接地排除了“三通一達”入股的可能性。

順豐體量大,可以考慮。只是他們的業務重合度很高,沒有互補性,何況古語有云“好馬不吃回頭草”。思來想去,跨越最有可能合作的就是京東了。

首先,從資本層面來講。

跨越發展十余年來,僅在2018年做了一次較大的融資,燒錢這么多年,又遭遇疫情影響,資金鏈已經繃得很緊了。京東發展勢頭良好,對于物流,京東燒得起錢,也愿意燒錢。

其次,從業務互補性來講。

胡海建曾說過,找資本就像談戀愛,雙方必須找到共同的切合點?缭皆诟删與航空資源端有優勢,但末端配送是其短板,特別是C端用戶。

而這恰恰是京東優勢,18萬多的快遞小哥遍布全國。京東物流直營的末端優勢可以保證“限時”的始終如一。

再次,從技術上來講。

劉強東曾在集團年會上喊出“技術、技術、技術”,強調重復的背后是他對技術的肯定。

胡海建本就是一個技術控,當年跨越的首輪融資大部分花在了研發上,跨越在技術方面有深厚的積累。

以此來看,當前傳出的京東或入股跨越速運,也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價值同行

除了資本市場一些顯而易見的因素外,或許還有一個理由是跨越選擇京東的原因。

我們知道,當年在中關村的時候,劉強東為了遏制行業“唯利是圖”的亂象,堅持薄利多銷,從不賣假貨,為此后的京東贏得了口碑。

他創立京東后,為了減少貨物流轉的次數,提升用戶體驗,堅持自建物流。而京東物流在疫情期間的表現,讓他深深體會到了責任對企業是多么的重要。

于是最近,他重新定義了京東使命:技術為本,致力于更高效和可持續的世界。

相信胡海建看到后,一定會有所觸動,這又何嘗不是他的價值觀呢?他IT出身,跨越成立之初就技術為王,一切都是為了高效,提升客戶體驗。

他也一直想將這個美好的體驗帶給更多的人,但無奈受制于資本和市場環境。既然決定能為此而勇往直前,跨越又有什么不可以的。

人以類聚,物以群分,價值觀相同的企業彼此相吸。如果跨越選擇擁抱資本,有比京東更好的選擇嗎?

劉強東曾力推京東到家和達達合并成立達達集團,如今達達即將赴美上市,這從側面也說明了擁抱京東的正確性。

無論是京東投資的達達,還是力推的眾郵快遞加盟制,亦或傳聞的入股跨越,京東所做的一切都是商業行為。但馬云說過“商業是最大的公益”,公益是社會責任的體現。